【潇湘家园】交友|文学社区

搜索
查看: 172|回复: 0

立斩

[复制链接]

1545

主题

1545

帖子

1545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545
发表于 2024-5-12 03:01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一
  
  明初缺铜,铜矿很是珍贵,令人垂涎。
  
  话说,长江边上有一铜陵县,山中发现铜矿,朝廷闻讯,命工部投资兴建铜厂,负责开采、冶炼、铸造铜器。
  
  铜陵县令陈檀想通过兼任厂主中饱私囊,于是去南京,花重金走了贪财的工部左侍郎何松岩的门路。不料,本地商人陆文广得到工部尚书周大人的垂青,捷足先登成为厂主,将铜厂取名兴盛铜厂。陈檀从此记恨在心。
  
  兩年后,兴盛正式投产,周大人退休,何松岩接任。随即陆厂主就接到工部的第一个订单,铸造一批御用铜烛台。
  
  陆厂主小心办事,御用铜烛台终于铸好。陆厂主请陈檀到了江边龙王口,一起将第一只铜烛台沉入长江中。原来当地崇拜长江龙王,婚丧嫁娶都要到江边龙王口投祭品、祭龙王,长江沿岸的矿山主更是如此。
  
  几日后,陈檀就陪同何松岩过来验收。见到陆厂主,何松岩询问御用铜烛台生产情况。
  
  陆厂主小心翼翼地回道:"回大人,已铸二十只御用铜烛台,都是按照图纸制造模具铸造,每只高三尺、底座直径九寸五分,底座都錾了印记。"
  
  何松岩点点头,命陆厂主带他们去库房观看。等一见到实物,何松岩顿时脸色大变,指着御用铜烛台喝道:"陆厂主,底座哪里有九寸五分?九五之数,乃是皇家规制,寓意九五之尊,你竟敢不按规制,犯下欺君之罪!"
  
  陆厂主吓得跪倒,抖衣而站。
  
  何松岩让众人退下,说道:"陆厂主,贪财之心人人有之,此事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如果主动辞职,让位给陈檀,我倒可以替你向皇上隐瞒,还可以请皇上延一延工期。再由陈檀将这些御用铜烛台回炉,重制模具铸造,保你没事。"
  
  陆厂主脸色大变,高声回道:"模具、成品量过无数次,就是九寸五分,请容我去取尺来,当众丈量!"
  
  何松岩却不由分说,大叫:"来人!"
  
  陈檀立即带众衙役闯了进来,何松岩指着陆厂主骂道:"此人目无皇上,胆敢铸造不合规制的御用铜烛台,罪大恶极,当斩。将他拿下,送县衙监狱!"
  
  众衙役当即绑了陆厂主,推了出去。陈檀见没有旁人了,就凑过来,恭敬地问道:"大人,我回去就向刑部呈文,请求批复陆厂主的死刑!"
  
  何松岩摇摇头,道:"迟则生变,听说监察御史寒宜可奉皇上之命,持尚方宝剑巡查两江,办完差事乘船顺长江回南京,即将路过铜陵。寒宜可是我好友,我命你去跟他借尚方宝剑,不必再经过刑部复核,立斩陆厂主!兴盛铜厂交由你代管,错模具、错尺销毁,已经铸好的御用铜烛台全部回炉,重新铸造。我会向皇上请求延期的。"
  
  陈檀赶紧跪下谢恩,何松岩伸手搀扶。陈檀趁机送上一沓银票,何松岩收下,即刻回京。
  
  三日后一早,陈檀等在长江边上,拦船拜见寒宜可,转述何松岩之话,求借尚方宝剑。
  
  寒宜可回道:"何松岩确实是我好友,但生死之事不可儿戏,待我随你住进县城馆驿。你呈上案卷,待我细细观看,再做定夺吧。"
  
  陈檀点头称是,赶紧请寒宜可下船,亲自陪同进了县城,安排住进馆驿最优雅的院子。
  
  陈檀又回县衙取来案卷呈上。他表面始终谦恭,心中却暗道:"寒大人,我料到你有这招,也早就有了对策。一会儿就有热闹看了。到时候,不由得你不借剑,还要亲自来动手杀人呢!"
  
  陈檀离开前,把知己衙役马二留在馆驿里,盯着寒宜可所住院子的动静,有情况立即回来报信。
  
  陈檀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,岂料,寒宜可的护卫头目张三、李四,早已经发现马二在院外监视,并告知了寒宜可。寒宜可笑道:"看来陈檀有所期待啊,估计已经为我准备好了手段。看来,理亏的是陈檀这一方了。今晚有热闹看了,你们要细致当差。"
  
  二
  
  定更时分,馆驿内,寒宜可一身素衣,手捧案卷,正在阅读,越看眉头皱得越紧。案头摆着一把宝剑,剑鞘镶嵌满珠玉,很是雍容华贵。
  
  窗外,有众多护卫身影晃动。
  
  突然,后窗砰的一声被撞开,一个年轻男人跳进来,抓住案头宝剑剑柄,拽出剑身。
  
  门外以张三、李四为首的护卫闻声冲了进来,护住寒宜可。寒宜可临危不乱,大叫:"你是何人,要作甚?"
  
  来人大叫:"我乃陆文广之子陆远,我父沉冤难雪,所以才来盗取尚方宝剑,先斩你,再斩陈檀、何松岩。如今尚书宝剑在手,贪官寒宜可还不跪下受死!"
  
  寒宜可微微一笑,轻喝一声:"拿下!"
  
  众护卫上前,抓住了陆远。寒宜可立即审问。
  
  陆远倒是直率,把事情的经过和盘托出:"我听说父亲蒙冤后,心急如焚。听说你要来,我就想找你告状,替父亲翻案,但听说御用铜烛台模具、父亲的尺、成品都被销毁了,再无证据为父亲翻案,令我心急如焚。我又想起父亲曾把一只御用铜烛台,送到龙王口投入江中,于是想去龙王口,捞出御用铜烛台,奈何我不会水。我去找父亲好友、县衙师爷帮助去捞,师爷反倒说你和何松岩是好友,肯定会帮助陈檀,不如铤而走险盗你的尚方宝剑,凭借此剑,直接杀了你和陈檀,救出我父,远走高飞!"
  
  寒宜可拍案,高声斥责道:"陆远,你盗尚方宝剑,死罪。蓄意刺杀本官,死罪。二罪并罚,无须再审。来人,将陆远押到后院,即刻斩首!"
  
  陆远被推了出去,嘴里不停咒骂寒宜可。寒宜可微微一笑,又小声向张三、李四吩咐一番,两人连连点头。
  
  过了一炷香的工夫,陆远的咒骂终于停止。张三、李四拎着血淋淋的宝剑出了院门,正撞上来偷看的马二。
  
  张三笑道:"这不是陈大人的衙役大哥吗?白天少有问询,您贵姓高名?"
          

免责声明: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潇湘家园  

GMT+8, 2024-5-29 15:46 , Processed in 0.476079 second(s), 3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Copyright © 2018 - 2024 潇湘家园 保留所有权利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